LaaR,LaaP和LaaS

2013/1/3   点击数:2531

[作者] 数图研究笔记

[单位] 数图研究笔记

[摘要] 在东莞会议上我曾发表过这样一个观点:图书馆界现在为生存而战的所有做法,归结起来不外两种。一种是被动的,一种是主动的。被动的是 我们希望通过重新定义“图书馆作为一种场所”(即LaaS:Library as a Place)的价值而证明其物理形态存在的意义,概念店(Idea Store)、共享空间(IC)、学习空间(LC)、Hacker Space、Maker Space都是这个方向的努力;主动的则是我们正积极地向数字服务转型,除了继续发扬“图书馆作为一种资源”(LaaR:Library as a Resource)的价值外,尽一切努力使它身段柔软,逐步变身为一种无所不在的信息能力,即向“图书馆作为一种服务”(LaaS:Library as a Service)发展。正应了Everything as a Service这个云计算时代的口号了。

[关键词]  图书馆界 云计算 服务



在东莞会议上我曾发表过这样一个观点:图书馆界现在为生存而战的所有做法,归结起来不外两种。一种是被动的,一种是主动的。被动的是 我们希望通过重新定义“图书馆作为一种场所”(即LaaS:Library as a Place)的价值而证明其物理形态存在的意义,概念店(Idea Store)、共享空间(IC)、学习空间(LC)、Hacker Space、Maker Space都是这个方向的努力;主动的则是我们正积极地向数字服务转型,除了继续发扬“图书馆作为一种资源”(LaaR:Library as a Resource)的价值外,尽一切努力使它身段柔软,逐步变身为一种无所不在的信息能力,即向“图书馆作为一种服务”(LaaS:Library as a Service)发展。正应了Everything as a Service这个云计算时代的口号了。

当我们希望开展一项新的服务时,总会有人说这不是图书馆应该做的。图书馆当然不可能什么都做。评判图书馆该不该做的唯一标准,应该是是否利用了和有利于其核 心竞争力。当然,这首先取决于我们对“什么是图书馆的核心竞争力”这个问题有一定的认识,并达成一致的理解。否则永远不可能对这个问题达成共识。

比如有人非常反对图书馆配置3D打印机, 认为这根本不是图书馆应该做的。但我们上图就希望在筹建中的创意信息阅览室中配置这个东西,虽然我们对这个阅览室为谁服务、如何服务还没有很成熟的想法, 我们却认为3D打印是“创意设计共享空间”的必备配置,这是增强LaaP同时激活LaaR的一箭双雕之举,对于拓展我们的信息服务有很大助益。不知你以为 然否?

原文连接:http://www.kevenlw.name/?p=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