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不读的《图书馆建设》2013年第9期

2013/10/21   点击数:2103

[作者] 竹帛斋主

[单位] 竹帛斋主

[摘要] 今天专门写一篇博文向各位同仁强烈推荐《图书馆建设》2013年第9期,因为这期起首的10篇文章共计17页是中国图书馆学专业期刊中难得一见、可遇不可求、充满专业主义精神、且可读性超强的关于“人有好恶 书无好坏”笔谈。

[关键词]  图书馆建设 图书馆事业 专业主义 图书馆界 图书馆



今天专门写一篇博文向各位同仁强烈推荐《图书馆建设》2013年第9期,因为这期起首的10篇文章共计17页是中国图书馆学专业期刊中难得一见、可遇不可求、充满专业主义精神、且可读性超强的关于“人有好恶 书无好坏”笔谈。

今年三月,斋主在博客上发表了《人有好恶 书无好坏》和《勿左勿右 客观中立》两篇博文,《图书馆建设》编辑部的同仁以极其敏锐的学术洞察力邀请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潘燕桃教授组织专题笔谈,也就半年的时间,《图书馆建设》就推出了这期笔谈,其身手之敏捷、反应之神速,令人惊叹,令人佩服。斋主之所以要推荐这期《图书馆建设》,并非因为这期笔谈的主题是围绕斋主的观点展开,而是因为这个主题对中国图书馆事业太重要,而参与笔谈的学人各抒己见,珠玉纷呈,十篇文字,起伏跌宕,引人入胜,一口气读完17页文字仍然会意犹未尽,思绪万千。这是死板的学术期刊论文非常难以到达的学术传播效果。如果不相信的话,不妨去读一读,你一定会欲罢不能,直到通读完17页,还会忍不住再次温习。

笔谈的组织者潘燕桃教授开篇文章的标题是《图书馆专业主义的涟漪》,首次在中国图书馆界正式提出了图书馆专业主义的术语与概念,我们是否需要图书馆专业主义精神?其内涵是什么?这是我们过去未曾专门探讨的重要图书馆学基础理论问题,过去我们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回避已经无济于事。问题是我们如何去面对。

吴晞的《三个故事 一条宗旨》,以讲故事的方式阐述阅读自由的理念,深入浅出,轻松中渗透着一股力量。李超平的《书有好坏 自由阅读好书推荐》言明是一篇“札记”,不“追求学术性”,在调侃竹帛斋主的中立性和吴晞的三个故事中,针锋相对地阐述了自己的不同观点。蒋永福的《继续推进图书馆观念的与时俱进》,一如既往地从多种相关学术理论的角度阐述图书馆藏书建设中客观中立的重要性,旁征博引,妙语连珠。褚树青的《择善之辨》,以杭州人特有的细腻述说了“人有好恶书无好坏”在“藏”与“读”之间的差别,言简意赅地解释了李超平的困惑。刘洪辉的《图书馆阅读自由杂谈》,从“一个馆员的自喻”——“书僮”来阐述从少年儿童到成年人的阅读自由,以实践的生动例证阐述了阅读自由的要义。俞传正的《“书无好坏”引发的中立性价值思考》,秉承着他一贯的思辨特色,摆出了国际上认同中立性和反对中立性的观点,然后做了“反思中立性”的思辨,大可启发读者的思维。宋显彪的《“人有好恶书无好坏”争论评述》,对这场争论的过程、各家观点和个人看法一一做了陈述和分析,是这期笔谈完美的收官之作。一期笔谈有这么多富有真知灼见的图书馆学人参与,在近年相对平静的中国图书馆学界真真地激起了一阵学术的涟漪,其表在探讨藏书自由和阅读自由,其实是在展现学术自由——我国图书馆学界最为缺乏的学术精神。

请阅读《图书馆建设》2013年第9期吧,从中你可以感知《图书馆建设》编辑部同仁的专业精神,可以感知图书馆学人的专业智慧。这种时刻不多,这种机会不多,人生不怕过错,就怕错过,千万别错过哦。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8019f0102e5a1.html